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神医凤白 > 第816章 夜的番外

第816章 夜的番外

毕竟就我的长相而言,哪个见了不露出恍惚之色?

继而是痴迷,生欲念。然,她没有,她只是瞬间惊艳,过后眼波平静淡然,听到她夸我漂亮,我心里是恼怒的,可我却没对她出手,更没对她直接动怒,我有意言语轻浮,有意蹭到她身边,而她,丝毫不见羞恼。

她唱歌非常好听,曲调是我从未听过的,但歌词和曲调,以及她整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特别搭。

她有说好多话,或许她认为我只是个陌生人,说的话再多,也不怕被他人知道。因此,她放心地在我面前一句句地说着,说她很想家,说她很想她的亲人。我说既然想就回去呀,她却说不知道回家的路,说有可能永远也回不去了。

短暂相处,原以为她很理性,实则,她也相当感性。

和她待在一起莫名地觉得舒服,我有想过,就这么和她呆着吧,她在哪我就在哪,没料到,一个“本已死去”数百年的男人陡然现身,听说的,我是听说那人死在他的皇后所制造的阴谋下,然,我看到那抹身影的瞬间,便确认出他的身份。

是他,是我认识的老小子“皓月大帝”。

呵!他凭什么让我离她远点,凭什么说她是他的?

我偏不,我偏要和她交往,偏要和她产生更多的交集。但在宫宴上,看到她和他一起出现,看到他陡然从席位上站起,面对南域郡王,面对宫宴上所有人宣告她是他的,许诺她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,我心里顿觉酸酸的。

我也想啊,我也想大声对每个人说她是我的,我也想对她许诺……心中苦笑,我凭什么啊?一个罪孽深重之人,一个有今天没明天的“病秧子”,我拿什么许诺,我拿什么给她依靠。

就这样吧,就这样和她相处着,就这样时不时看她一眼,听她说说话也是好的。

如此告诉自己,我心里感到轻松些许。

约他同往我找到的一个如同仙境般的好地方,她没有丝毫迟疑,应下我的邀请。

山间空气清新,我和她走在山间小径上,不自觉地总偷着看她……丑女,她有说过她是丑女,且有取下面纱给我看,可我却知道她一点都不丑。因为有那么好听声音的女子,怎么可能拥有一副丑颜?更何况她有一双沉静淡然,充满灵气的眼睛。

我相信她不仅漂亮,还是那种漂亮到令人刹那间心折的女子。

看不到她的真颜,我不觉得遗憾,我只在乎和她相处的时间长短,只在乎能多听听她说话,能多听听她的笑声。然,她极少笑,可一旦笑起来,声音特别好听。

知道她要前往死亡森林历练,我想着法子跟去,就在那里,就在死亡森林,我知道了她的一个秘密。

好奇是有的,但她不说,我自然不会去问。

有那人在她身边,我很难再接近她,加之父皇又派人找我,用我极其讨厌的手段迫使我不得不回魔域。死亡森林一别,我再听到她的消息就是她“死了”!清幽秘境,传言她死在清幽秘境,那一刻,我心痛到差点晕厥。

怎么可能?

我不信,我不信她已死,有那人在,她的安全应该有保证的,怎么可能?

父皇知道了,知道我喜欢她,劝我人死不能复生,不要再去想一个死人,不要因一个死人伤及自己的身体。我不理他。我只想一个人待着,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想她,一个人静静地疗治心伤,可我又知道心伤是疗治不好的。

只要我心里有她,只要我一刻不忘记她,心伤便会这么永远存在着。

傻!我真傻,是天大的大傻瓜,竟不知只能被我看到,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那抹穿着奇装异服,但看起来极趁她的女子魂魄,就是我惦记着,无时无刻不再想的她。直至她消失前的一瞬间,直至她说会回来,会为我医治好身体,我才知道她的身份,才知道初见那日她与我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何意。

来自异世,有可能无法再与亲人团聚,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心痛如刀绞,我大喊着她的名字,我在寝宫每个角落寻找她,希望只是我眼花,希望她只是和我开玩笑,并未离开。

然,一切都只是我的奢望。

她不见了,即便是魂体的她,也不见了,我这是彻底失去了她,难再见到她了么?无声的泪水流了近乎一天一夜,我想就这么跟着去吧,没她在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可我死不了,哈哈……我连死都不能自主,这得多废啊?!

许是缘分未尽,我听说父皇掳来圣域的圣女,听说父皇要利用那圣女让母后“复生”。

莫名的我走出寝宫,似乎有什么吸引着我前去找父皇。

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所谓的圣女……是她……

没死,她没死,魂体没有消散,她还活着……我喜悦至极,可看到捆绑在她身上的千年玄铁链,看到她双手腕部血如泉涌,我的心像是被人生生撕裂一般,痛得无以复加。圣女,她就是父皇口中的圣女,就是符合“复生”母后条件的圣域圣女。

父皇在放她的血,要用她的血复活母后,怎么可以,他怎么可以这么做?我不同意,我绝不同意,我要救她,我要带她离开这罪孽之地。

砍断玄铁链,我接住她虚弱无力的身体,接触到她眼里流露出的那抹感激的微弱微笑,只觉惭愧得很,只觉自己的罪孽再成倍成倍的加重。感激我?她好傻,明明被我的父皇害得命悬一线,却还在感激我出手相救,她可知道,父皇还要剜她的血给我,傻丫头……她就是个傻丫头……

又一次,她从我眼前消失不见,且这一次,她是从我手上消失不见。

我怔在原地,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,没有发现母后睁开了眼,没有发现母后在和父皇说话。待我回过神,母后已化成一滩血水,父皇在和巫族大祭司交战,最终,巫族大祭司死在父皇手上,而父皇像是疯了一样,抱着母后那件被血水浸透的血衣,冲出了寝殿。

我生不如死地活着……我失忆了,我不知道自己曾喜欢过,曾深爱过一个女孩,我只知自己是魔域少主,只知自己是新继任的魔皇。

逍遥门攻进魔宫,要我交出他们的圣女。

脑中虽有疑,但作为魔皇,我又岂会容他人在我的地盘上放肆。于是,我一怒之下攻向对方,就在这时,她从天突降,阻止我对自己的敌人下狠手。看到她那一刻,我的心莫名吃痛,又莫名感到欢喜,总之,滋味复杂,却闹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我有对她出手,似乎也伤到了她,不过,她还是被人从我的地盘上顺利带离。不是我攻击不过我的敌人,是我无法在她那双清透明亮,里面充满失望的眼眸里继续出手。

她认识我,可是她是谁,我又为何不认识她?

按捺住满心不适,我由着她和人从眼前消失。我想知道和她之间的故事,想知道她有什么魔力,能让我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心绪起伏。因此,打听到她是南域凤家嫡女,打听到她即将与南域新任郡王大婚,我再也难以按捺住心中不适,决定娶找她,决定问个清楚,弄明白她和我之间有着怎样的瓜葛。

朋友?

无声无息潜入她的闺房,她没有吃惊,在我一而再追问下,她说和我曾经是朋友……仅仅是朋友么?

我不信,我不信只是她的朋友,听她说要和断绝昔日的情谊,听她说再无牵扯,刹那间,我头痛欲裂……

Copyright@2020